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企业邮局
 

  您当前位置:首页 > 港台经济 >

 

人间 | 在迪拜经商的中国商人:宁愿坐牢都想回国

2018-12-21 20:54 来源:中国经济商务网 浏览:

undefined

undefined

丢失的ID卡

已经是傍晚,空气依然像点着的火,烫得李吉祥燥热难安。这名四十多岁的河南男人打着电话骂了句“妈的”,钻进国际城向里的一幢居民楼,有朋友找他谈事情。一进朋友家门,他便喋喋不休,语无伦次:

“今天给我老乡,无缘无故地,给他交了一万块钱保释金,人还没保出来。”

“我是黑着了,但是我不犯法。”

朋友听不下去,重复问了几次:“什么事啊?到底什么事?”

在这之前,李吉祥一名老乡的ID卡(迪拜外籍人士身份证)被人冒用,实名购买电话卡,并向其他人发敲诈短信,恐吓说:“不给我50万,我杀你全家。”8月17日下午5点,5名迪拜警察把他老乡从家中带走,关押在拉斯迪亚警察局。

当天,李吉祥找了一个华人律师想把老乡保释出来,后者常在警察局做翻译。“他说一万迪拉姆(阿联酋流通货币,1迪拉姆=1.8元人民币),五六天能保出来。我给了他一万。现在一礼拜多了,屁事没有办成,人还在里面关着。”律师也不接他电话了。

李吉祥大骂律师“骗”他钱,又为老乡着急:“我老乡是正规做生意的,人家在龙城卖仓库货架。现在就是记不清谁拿了他的ID卡,买手机卡发短信敲诈。”

朋友帮不上什么忙,他大概只是想找个地方发发牢骚。回到旅馆,他又开始向自己的房客絮叨这件事。李吉祥是龙城国际城一间家庭旅馆的老板,没有营业执照。他干这一行已经9年。这是他到迪拜13年来最稳定的一份工作。

不过,他对这份工作甚至在迪拜的前景有些担忧。这一年以来,迪拜龙城的经济越来越不景气,不少商家只能勉强维持。尤其自龙城商场二期开业以来,几乎没有生意。

龙城不景气,李吉祥感觉旅馆生意也淡了不少。这间旅馆所在的国际城,与龙城仅隔着一条马路,是龙城商铺老板和员工的生活区。李吉祥的旅馆靠这群人维持。

“在国内,很多人以为迪拜很美好,赚钱容易,甚至乞丐都能月入几十万,这都是假的。”李吉祥笑了笑说,现在很多中国老板在迪拜处境艰难,日子过不下去,也回不了国。

罢市

2015年,李吉祥就感觉到旅馆的生意开始下滑。他的房客大多是初到龙城的国内老板。他们过去挤爆了小旅馆,但此时已越来越少人光顾。他觉得,2015年10月以后,中国商人在龙城的好时光已经彻底过去了。

2015年10月的一天,龙城外面的马路上比往常热闹得多,一百多辆小汽车排成长龙,从龙城出发开往迪拜城区。一群人乱哄哄的,消失在公路拐角。

这群人都是龙城商场二期的商户,正准备前往龙城纳克希尔房地产集团(Nakheel,龙城一期、二期开发商,以下简称“纳克希尔”)位于棕榈岛的总部维权。那天,几百人浩浩荡荡跑到棕榈岛,在纳克希尔办公楼前聚集,一些人打着横幅,喊着各种口号。“大家去了也不知道干什么,没有具体纲领,也没人组织,警察出来一轰,大家就散了。”龙城二期商户叶涛介绍。

这是龙城自成立以来,少有的大规模维权活动。之后,在龙城二期经常有商户打横幅、喊口号,甚至罢市。从2015年10月开始,龙城二期商户组织了多次维权行动,期间有多人被抓进警察局。

商户莫莫(音)曾主导了最初的几次维权。他聘请律师,针对龙城二期合同存在的不合理协议以及违约行为,组织商户与纳克希尔打官司。纳克希尔内部的中国雇员建议,单约部分商户谈话,各个击破。与此同时,纳克希尔突然向银行递交旧合同支票,导致一些跳票商户被戴上手铐,送进警察局,以此驱使其他商户立即签署新合同。最终维权官司毫无进展。莫莫还因此回不了迪拜,至今滞留在巴林。

2016年7月30日,龙城二期商户集体关门罢市。据不完全统计,当天至少有137家二期商户全天关门。罢市持续了一周,到最后一天仍然有110家商户继续关门。期间,两名现场维权的中国商人被警察抓捕,次日在缴纳高额保释金后才回到家中。罢市之前,组织者李文给纳克希尔每一位高管都发了邮件,详细阐述中国商户的诉求。

中国驻迪拜总领事李凌冰曾因此次维权事件专门与纳克希尔董事局主席路他?阿里会谈,但纳克希尔让步有限。罢市组织者李文曾硬拉着中国贸促会海湾地区代表处总代表张喜进前去交涉,也收效甚微。

李文认为这次罢市是一次失败的维权行动。尽管纳克希尔同意中国商户提出的“更改经营范围”、“推迟6个月缴纳租金”等诉求,但不同意免除前几个月租金。

“很难。”对于结果,叶涛有些悲观。他是罢市维权行动领导者,也因此受到各种打击。叶涛介绍:“李文在幕后,我在台前领头。”龙城商人陈强透露,商户们凑了20万迪拉姆保释金,以防叶涛因为组织维权被捕。

牢狱之灾

9月要到了,迪拜依然暑热难消,室外气温超过40摄氏度。叶涛躺坐在床沿,不时吸上几口万宝路香烟。桌子上扔着不少空瘪的易拉罐啤酒瓶,烟灰缸里塞满了烟蒂,地上到处是瓜子壳,各种杂物凌乱地堆满了这间十几平米的小屋。

他特意开着房门,好让房东的空调从客厅里飘进一丝凉气。这间小卧室位于迪拜龙城的国际城,月租2400迪拉姆,他住了大半年。

叶涛眼神灰暗,情绪低落,从抽屉拿出一张法院的传票,呆呆地看一阵,又放回原处。传票是用阿拉伯文打印的,他看不懂。但上面用蓝色水笔标注的日期让他明白,自己必须在9月8日早上八点半去迪拜法院出庭。

“不过是走个程序。人到法庭,法官念一下判决结果,前后不到3分钟。之前龙城很多人都是这样的。”叶涛对结果不抱希望,他觉得败诉是必然的,自己注定面临一场牢狱之灾。“可能是半年,也可能是三个月。”他估算着。

自几个月前因为无力承担在龙城二期的商铺租金,支票被迫跳票以后,他便一直心神不宁。他的商铺没有生意,手头的钱花光了,随时可能坐牢。期间,次子出生,他也回不了国,妻子因此还曾和他闹离婚。很多时候,他坐在小屋里,喝酒、抽烟、嗑瓜子,或者发呆。

如今,他说,做好了坐牢的准备,不再像之前那样害怕了。“反正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坐完牢便可以回国了。”叶涛跟朋友说,自己想开了,坐牢也没什么,但有些忧郁,心情一直很差。

几天前,迪拜龙城的一名华人同行过生日,邀请他过去吃饭。那天很热闹,商户陈强、周昌等人兴致勃勃地猜拳喝酒,持续了一个晚上。叶涛独自坐在角落里,不喝酒,也不大跟人说话,郁郁寡欢。

那天去参加生日宴的人,大多是一起维权的商户,他们与叶涛有着类似的遭遇:在龙城二期的商铺几乎没有生意,损失惨重,支票正面临跳票风险。

“我跟他们不一样。”叶涛觉得这些同行家底相对雄厚,尽管遭遇打击,但生活无虞。“他们还能开心地聚在一起,我怎么开心得起来?”

 最近更新
 热点排行
       
中文域名证书编号:53053105030136
通用网址注册证书编号:53053105030137

 通讯地址:北京安外东后巷28号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研究院2号楼120室
Ministry Of Commerce Of The People'Republic Of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75030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