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企业邮局
 

  您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频道 >

 

我国与非洲猪瘟的战役要打多久?专家:10年之内是可能的,不看好5年内

2018-12-20 20:00 来源:中国经济商务网 浏览:

  自2018年8月官方报道非洲猪瘟首次来到中国后,养猪业就面临着一场持久战。无论是猪场、学术界,还是疫苗、饲料企业都紧绷一根弦,非洲猪瘟的危害性不言而喻。12月15日,2018中国生猪业风云会暨《农财宝典》新牧网年会上,业内专家及行业知名企业家,就《非洲猪瘟:挑战与机遇》进行了一场圆桌论坛。
  我国与非洲猪瘟的战役要打多久?专家:10年之内是可能的,不看好5年内
  参与本次圆桌论坛的嘉宾有:江苏省农科院兽医研究所副所长邵国青研究员;惠州东进农牧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何新强;中国农业科学院哈尔滨兽医研究所猪传染病研究室主任仇华吉研究员;华南农业大学教授曾振灵;武汉天种畜牧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赵祖凯;吉林正业生物制品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宋松林;江西达葆维生物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闵奎;广州三行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刘平祥。
  主持人(曾振灵):非洲猪瘟是我们一直关心的话题,下面中国农业科学院哈尔滨兽医研究所仇华吉研究员给在座的各位先把国家非洲猪瘟的形势做一个介绍。
  仇华吉:我个人认为非洲猪瘟是个天灾,它到中国来,应该说是不期而遇的。但是,它也是人祸。为什么这样说?有一个欧洲专家说非洲猪瘟像一个年迈的老人,这个病毒传播速度很慢。为什么它能够在短短的几个月里传遍了大江南北,肯定有人帮助它。有的人是有意的,有的是人无意的,有的人无知,有的人无法。现在全国上下进入了非洲猪瘟防控的艰苦时期,就像抗日战争一样。当前非洲猪瘟是什么状态?我认为是非常艰巨的时候。非洲猪瘟蔓延的势头和我们采取的措施相比,可以说明显处于防御状态。
  今后我们的养猪业该向何处去?猪场该采取什么样的相应对策?这给我们提出了巨大的挑战。目前为止还没有非洲猪瘟疫苗,我认为疫苗一时半会是拿不出来的,即便是拿出来了,能不能下决心用?我估计也有一个博弈的过程。那么,在没有疫苗的情况下我们怎么办?我相信大家在不同场合听了很多专家的建议和思考。
  首先做好生物安全是毫无疑问的,生物安全不允许有失败和有漏洞的机会。根据俄罗斯的专家看来,猪场做好了生物安全是有可能防控非洲猪瘟。也有人尝试用一些中药进行预防,有的集团公司在做,听说还是有效果的。
  除此之外,我们科研人员应该马不停蹄的进行攻关,做疫苗,做诊断。不管最后能不能用上,这个工作是肯定要做。我个人认为,疫苗的可能性还是有的。当然,最需要考虑的是疫苗的安全性!要吸取蓝耳病的教训,不能再做不安全的疫苗,让非洲猪瘟的疫情雪上加霜。疫苗有效性打折扣是可以接受的,但是安全性不好一定是不可以的。
  主持人(曾振灵):请江苏省农科院兽医研究所副所长邵国青研究员也说说自己看法。
  邵国青:我非常认同仇华吉说的,现在非洲猪瘟就像抗日战争一样,处于非常艰难的阶段。当年我们主要领导人化整为零到一线直接作战,打了8年才取得胜利。如果我们有抗日战争精神去对待非洲猪瘟,我相信我们是可以控制的,更何况现在已经有欧洲成功的生物安全防控经验。
  最近有一个重要的文件,农业农村部专门从政策上支持减少散养猪场,我们可以很正面的看待这个问题。最后我说说其他方面,我想不管什么样的技术出现,目前猪场只有生物安全这一条路可走;第二,即便是有效的疫苗做出来了,我们不可以因其他的任何视线转移,而改变我们国家扑灭非洲猪瘟的决心,不管有多困难。
  主持人(曾振灵):非洲猪瘟加速了中小散户的退出,我想对于企业是利好的。下面有请武汉天种畜牧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赵祖凯发表看法。
  赵祖凯:现阶段我们养猪企业确实非常难,做好生物安全是第一位的,其次是体系,以及对市场的把握。危机来临,我们能不能把握住机会,实现更快速的发展,就看每一个团队或每一个体系的适应能力。
  未来猪场的生物安全一定要做好,所以做猪场设备建设的企业有机会。但是对于养猪人来说,要花大量的钱去建设肯定有难度。所以,养猪场是不是可以做建设租赁,我觉得这是可以探讨的。对于种猪企业来说,这段时间猪卖不动,我们可以先把自己的规模做大。很多猪场不敢养猪,我们就租起来。只要安全度过这一波,明年猪价会非常好。
  主持人(曾振灵):假设猪场的生物安全做得好,熬过今年,那么前景是非常光明的,2019年就会赚大钱。下面有请惠州东进农牧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何新强谈谈自己的想法。
  何新强:疫情可控,可防、可灭,这是有案例、有先例的。都说面对非洲猪瘟,熬的过去就有生存的机会,但是你凭什么熬过去?
  我建议小企业在自己的地方牢牢的做一个城堡,本地第一。比如惠州猪场受限了,外地的猪进不来,我把我的猪养的很好,把生物安全做到极致,对我们来说会是很好的机会。
  主持人(曾振灵):如何熬过困难时期,我想肯定个人有个人的高招。下面有请吉林正业生物制品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宋松林谈谈你的看法。
  宋松林:作为一家动保企业,面对非洲猪瘟,我的心情和养猪业的老板是一样的。非洲猪瘟是这个行业的颠覆者,最近事态的发展也出乎很多行业人士的预料。刚才仇华吉老师拿抗日战争来比喻,我想假如拿抗日战争来比喻的话,我们处在什么阶段?最危险的时候也许还没有到来。但是,只有我们把最危险的想到了,我们才有可能把它避免掉。
  目前防控非洲猪瘟最有效的方式是生物安全。自己猪场做好生物安全,但是隔壁的猪场没做好怎么办?我们没出问题,但是隔壁的场出了问题,我们也一样难逃影响。“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因此,地方的养殖企业应该在这方面有所为,必须要做出取舍。
  另外,我们动保企业不能只站在自己的角度去想会有什么样的机遇,我们更多的要看成我们这个行业共同的挑战,我们和养猪场是唇齿相依的关系,是风雨同舟的关系。我们要借鉴国外在没有疫苗,没有药物情况下可防可控的经验,做好生物安全才是正道。我也希望最终我们国家不是通过疫苗来控制疫病,因为这意味着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主持人(曾振灵):血浆蛋白目前已被禁用,被认为是非洲猪瘟可能的传播途径,饲料企业如何调整产品配方应对这一新形势?下面有请江西达葆维生物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闵奎谈谈自己的看法。
  闵奎:我认为做饲料,最重要的就是做良心。饲料中的血浆蛋白都是做饲料的人捣腾出来的。在这种情况下,不用这些原料照样能把饲料做好。第一,在原材料上优化蛋白质;第二,生物发酵;第三,重新评估糖源,寻找更好的糖源。我认为这三点同样可以为我们的养猪业带来更好的价值。
  人的命不能变,但是运可以改变。我们严防死守,最后把我们的命交给上帝。
  主持人(曾振灵):防控非洲猪瘟,在座的各位人人有责,饲料企业也一样,饲料企业也与防控非洲猪瘟密切相关。下面有请广州三行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刘平祥做精彩点评。
  刘平祥:我认为第一,生物安全最重要,这主要是外因;第二,内因也非常重要,要重视猪本身的健康,关注猪贫血问题。另外玉米中的呕吐毒素非常严重,这个问题还没有很好的解决。机体的免疫力下降后,即便是有再好的疫苗,再好的生物防控,依然存在漏洞。
  以后运猪变成了运肉,那么对肉品质的高要求会加速到来,这也对我们做营养的提出一个更大的挑战。怎么把猪肉品质做的更好,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挑战。因为欧美,包括台湾和香港早就是宰肉定价,加速了整个行业向着更健康、更安全的方向去发展,我觉得这个方面也是好事。
  观众提问环节
  问题一:我们很多场合都不停的在讲非洲猪瘟,要做好生物防控,要做好消毒等等。实际的过程中我发现有很多养殖场使用消毒剂过程中没有比较科学的指导。比如:到底是多少才可以杀死非洲猪瘟病毒?多少浓度有效?多少时间有效?这方面好像没有明晰的指引,没有这方面的数据,请老师做一下解读。
  仇华吉:关于消毒剂,国内的研究真不多。但OIE有推荐使用的消毒剂及其使用浓度,可以去查询一下。
  问题二:我想问一下仇华吉老师,刚才您说消灭非洲猪瘟就像打战役,这个战役需要多久?
  仇华吉:我不敢预测,但是咱们可以分析一下国外的情况,国外短的有5年左右,长的有30多年。巴西大概是5年左右时间,西班牙花了35年,俄罗斯从07年到现在已有11年时间,仍然是低流行的状态。非洲始终没有消停过,因为没有采取主动性的干预措施。
  在中国的话,八年抗战是比较保守的。当然,我们要积极抗战,不战而退是不行的。过去我们有各种各样的策略,老百姓的策略很多,政府应该广泛的调动民众的积极性,我认为如果这种力量爆发出来,我们有没有可能在较短的时间消灭?不是没有可能的。但是相反,如果我们各自打自己的小算盘,不站在国家和行业的利益上,10年、8年都未必,像西班牙这样也是有可能的。
  我觉得事在人为,我们有我们的体制优势。但是,你能不能科学化、体系化,国家出台好政策,但是下面不落实,或者落实中走歪了,那再怎么好的政策也不行。我想我们每个人都加入其中,每个人都发挥每个人的力量。打赢非洲猪瘟战役,在10年之内我认为是可能的,但是5年之内的话我不看好。


分享本网页到以下网站:

 最近更新
 热点排行
       
中文域名证书编号:53053105030136
通用网址注册证书编号:53053105030137

 通讯地址:北京安外东后巷28号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研究院2号楼120室
Ministry Of Commerce Of The People'Republic Of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7503060号